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国企性事】作者不详
【国企性事】作者不详
        国企性事(01)单身母亲春心重 梅开二度更激情

作者不详

      冰峰是我的同事,36岁,是一个单身母亲。我刚刚大学毕业,分配到这家
国营企业。

    虽然冰峰年近不惑,但令人惊奇的是她的相貌还像一个女高中生,脸上皮肤细腻光滑白里透红,大大的眼睛,鲜红的嘴唇。与二十岁的相貌相对应的确实成熟的少妇身材,两只乳房丰满坚挺,臀部饱满结实。

    冰峰和前夫有一个女儿,由冰峰抚养。冰峰的父母和她住在相距不远的小区里,帮着带带孩子。

    入职一个多月后才和她渐渐的熟悉起来,她常常劝我不要太急于结婚,双方一定要了解深入,否则婚后矛盾重重。我也了解到她的前夫是个愚孝的儿子,因为没和冰峰生育一个儿子,冰峰和婆婆不和,前夫对女儿也很不喜欢,终于到最后冰峰和前夫离婚了。

    冰峰的性感吸引了很多男同事,尤其是一些已婚的经常当着冰峰的面聊一些荤段子,虽然冰峰也和大家说笑,但我看得出她心里有些厌恶。

    我也喜欢冰峰,但是我是个其貌不扬的大胖墩,冰峰自然不会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虽然无话不谈,但感觉就像姐弟一样。

    我住在单身宿舍,虽然有浴室,但我从不在那里洗澡,很多男生私下议论说我有毛病,其实我是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的老二。

    从中学时代起,我的老二就发育的别同龄男生大很多,除了我的两个密友之外没有人知道,我在大学时代谈了一个女朋友,结果被我的大老二吓跑了,后来倒是约过我,但我那时很介意她跟别的男人上过床就没有继续约会。

    第一年工作的秋天,部门组织了一次旅游,包车去景区。第一天早上6 点出
发,上午10点到,第二天下午5 点返回。

    五岳寨是一个很不错景区,风景好人不多,山下郁郁葱葱,山间小溪潺潺,山腰红叶如彤,山巅青松挺立。

    冰峰惊讶于我的体力,因为像我这样胖的人大多三步一喘,我开玩笑说香港的洪金宝也是个胖子。

    第一天爬山比较累,第二天起的晚了一些。听导游说,山后有一个银河洞,是一个大型的天然溶洞,是最近新开发的景点,值得一看,况且酒店门前就有电瓶车过去,五分钟路程。

    冰峰和我没有坐车,刚起来正好散步,昨天爬山腿还有些酸胀的感觉。我们沿着山间小路步行过去,不过用了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新景区的门口。我们按着导游图上的路线来到银河洞口,感觉里面不断有冷风涌出,洞口的石碑上说明里面恒温14度。

    里面的路径很窄,我和冰峰几乎挨着前行,里面的灯光昏暗,道路忽高忽低忽左忽右,幸好没有什么岔路口。

    “哎呀!”冰峰惊叫了一声,将半个身子躲在我的身后,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肩膀。

    我本来一直在看小径两侧的钟乳石,此时定神一看,原来前面有一个小型的雕塑区,塑了一些面目狰狞的神怪,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十分阴森可怖。

    隔着薄薄的T 恤,我感觉冰峰左侧的乳房紧贴在我的右臂上,弹性十足,我
不由心里一荡。

    这是冰峰嘘了一口气,双手也从我的肩上挪开了,还饶有兴致的拍了几张照片。继续前行,道路变得崎岖不平,我借此机会拉上冰峰的玉手,冰峰也没有介意,偶尔冰峰脚下一滑,我还能借扶的机会触碰一下冰峰的腰肢和屁股,期间冰峰的乳房经常触碰在我的胳膊和背上,搞得我走路也不能精神集中。

    在洞里穿行了一个小时,终于走出来了,外面是一个草甸,稀稀落落的有几颗柿子树,转过草甸就是下山的路。我一直没有松开冰峰的手,冰峰也一直由我这么牵着,然而却不肯和我紧挨着走路了。直到快到门口的时候才示意我松开。我看了她她一眼,冰峰的脸上顿时飞起两片红云。

    吃过中午饭我们各自去泡温泉,泡完温泉一起去茶室喝茶。下午4 点多的时
候同事们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,很多人都大包小包的拎着很多山货,我买了一根精致的枣木拐杖和一只核桃木包铜的烟嘴。

    回去的车上大家都精疲力尽昏昏欲睡,我和冰峰紧挨着坐在中间靠后的位置,
我拿出耳机递给冰峰一头儿,一起听音乐养神。

    5 点出发的时候天色已晚,不到2 个小时车窗外已经夜幕降临了,司机也打
开了前灯。车厢里倒是没有人开灯,我看了看,大部分人都东倒西歪的睡了,甚至有些轻微的鼾声,没有睡着的人也是瞌睡连连。

    坐在内侧的冰峰歪过来靠着我的肩膀似乎也睡了,鼓鼓的胸脯随着呼吸微微起伏,十分诱人。我故意将自己的靠背往后调了一下,身子略略后仰,冰峰的上身逐渐的俯在了我的怀里,下面的那只乳房恰好顶在我的两腿之间。

    冰峰似乎没有察觉,就这么俯着,我用外套盖住冰峰的上身,冰峰似乎动了动,继而又不动了。我感觉到冰峰温热的身体,俯视下去可以看到她光洁如玉的脖子,圆润的肩头,柔软的腰肢和美丽的臀部曲线。我的老二感觉到她乳房上传来的温暖,变得蠢蠢欲动,一会儿的功夫就硬邦邦的顶着冰峰的乳房。我心里很害怕冰峰发觉,但奇怪的是冰峰并未有什么异样。我正在努力平复自己澎湃的心潮,忽然冰峰的身体又一滑,乳房在老二上摩擦了一下,一道炽热的电流使我身子一震,老二不安分的颤了两下。冰峰肯定感觉到了,奇怪的是她还没有动,我的老二顶着刚才那只乳房的根部,龟头上有软软的触感。我把右手轻轻搭在冰峰饱满的臀部上,冰峰身子一颤,还是一动不动的俯着。

    到距离石市最近的高速服务区,导游招呼大家下车方便换换空气,车里死一般的寂静被打破了,人们纷纷下车,冰峰也起身,若无其事的下车去了,回来的时候买了两瓶绿茶递给我一瓶。

    车子又发动了,冰峰把身子靠向窗子,不再挨着我,我的心里有些失落,就靠在椅子上假寐。忽然手机一震,我打开一看是一条信息:还硬着吗?冰峰。
    一想你就硬。弟弟。

    真坏,你那家伙挺大的,真看不出来。冰峰。

    现在发现也不晚啊。弟弟。

    坏死了,你刚才是不是偷摸我屁股啊。冰峰。

    是啊,很诱人。弟弟。

    你的那家伙也挺稀罕的。冰峰。

    我只有那一个长处,你却有两个优点啊。弟弟。

    你喜欢我的优点吗?冰峰。

    喜欢啊,你觉得我的长处怎么样。弟弟感觉不错,还得展示一下啊。冰峰。
    我也很想看看你的优点,能交流一下吗?弟弟。

    恩,今天好好休息吧。改天。冰峰。

    两个人离得如此之近还发信息调情,我心神荡漾,不能自已。把手机放好,将手慢慢的伸向冰峰,牵着冰峰的手,我感觉自己的性福就要到来了。

    从景区回来之后,我和冰峰表面上还是和以往一样,但是上班早来、下班晚走,接吻爱抚已是平常事了。

    周五下班冰峰要去父母那边,我很失落,晚上一个人在办公室上网,窗外细风阵阵,不知何时竟下起了小雨,雨丝飘进室内我才发现,急忙去关窗。这时手机响了。

    “在干嘛?”

    “在办公室上网,下雨了,一会儿得淋回宿舍去。”

    “一会儿我接你来我家。”

    “你不是和孩子一起在爸妈那边吗?”

    “下雨了,我回这边来关窗户。”

    冰峰说完就把电话挂了。我删掉上网记录,关了电脑,熄灯锁门。在单位大厅等冰峰。大约十分钟,冰峰就来了,递给我一把伞,我们前后走出单位。到了单位对面的河岸上,冰峰关了自己的伞钻进我的伞里,我左手撑伞,右手环着冰峰的腰肢,顺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  冰峰的家就在河对面的单位住宅区,一套两居室的,一套一居室的,都在一栋楼里,两居室的是四楼,一居室的是六楼。冰峰住在四楼,六楼出租了。
    我还是第一次过来,客厅不大,电视、冰箱、沙发茶几,阳面一间主卧冰峰给孩子用,自己在阴面的次卧住。冰峰给我拿来拖鞋,示意我去洗澡。

    暖暖的水流在我身上缓缓流淌,我想象着冰峰美妙的肉体和即将发生的事情。
我闭着眼睛,幻想和冰峰即将开始的性爱旅程。忽然一个温热的肉体从背后贴了上来,冰峰的两只乳房紧贴着我的后背,两手环到我的胸前。

    我转过身一手搂着冰峰的肩,一手按在冰峰的臀部上,和冰峰热烈的接吻,冰峰的双手也紧紧的搂着我,两只乳房紧贴在我的胸前,我的鸡巴也紧紧的贴着冰峰的小腹。

    我的嘴唇离开冰峰的樱唇,向下吻着冰峰的脖子、香肩、乳房,我噙住冰峰的一只乳头,不住的吮吸。冰峰的一只手握住我的鸡巴慢慢的撸动。

    我抱着冰峰来到卧室,相拥着倒在床上,彼此的手仍然爱抚对方的身体,我的鸡巴在冰峰的抚弄下已经坚硬如铁,冰峰的私处也已春潮泛滥。我的手在冰峰光洁无毛的阴阜上轻轻的抚弄,冰峰的阴唇微微绽放,露出些许粉嫩的娇柔,在阴唇上方,突起的阴蒂微露头角。我的指头在肉缝之间轻轻滑动,冰峰敏感的搓动着双腿。

    “弟弟你的好硬好大啊!”

    “姐姐你的身体也很美,皮肤象牛奶一样,奶子又大又圆,屁股也一样,那里也很美。”

    “哪里啊?你是说姐姐的小骚屄吗?”

    我没想到冰峰这么浪。

    “姐姐的小骚屄真可爱,摸起来很软和,好像里面包着水。”

    “弟弟你想肏我吗?”

    “想啊,我都想了好久了。”

    “那你还不上来。”

    冰峰分开两腿,一手扶着我的鸡巴抵住蜜穴的洞口。我俯视着冰峰,屁股下沉,龟头刺入阴唇。

    “轻一点,姐姐很久没被插过了。”

    “那姐姐你这么长时间的寂寞时光怎么打发啊?”我一边继续换换的插入一边问。

    “还能怎么样,熬着呗。”

    冰峰的阴道虽然已经很湿润了,但还是有些紧涩,看来确实很久没有做爱了。
阴道内壁上的肉褶仿佛无数小手握着我的鸡巴不让继续深入。

    “姐姐你的骚屄真紧。”

    “是弟弟你的鸡巴太粗了,姐姐的屄都快裂开了。”

    冰峰双手按着我的屁股略略用力,我也会意的加大力度,龟头冲破了几层肉褶的包裹,更加深入。我看见冰峰秀眉一颦,赶紧停止。

    “姐姐,是不是把你肏疼了。”

    “没事,弟弟你的鸡巴进去了多少了。”

    “一半吧,要不先这样,越往里越紧。”

    “先动动吧。”

    我缓缓的往外拔,没想到连冰峰的屁股都提起来了,就好像鸡巴长在了冰峰的屄里。

    “姐姐,你往下坠着点,都把你提起来了。”

    “弟弟你的太粗了,涨得姐姐屄发酸。”

    我抽出了一点,又用力插回,如此反复,鸡巴总是插入二分之一就停止前进,
退回再进入。阴道内的肉褶摩擦的鸡巴十分舒服。

    “姐姐,你感觉怎么样啊?”

    “涨涨的,但是很舒服,弟弟你试着再肏的深一点。”

    “好。”我的屁股往下一沉,鸡巴进入了四分之三,冰峰重重的哼了一声。
    “姐姐你没事吧?”

    “没事,你插得太深了,我前夫的全插进来也到不了这。”

    我继续插入,忽然感觉到前面触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,冰峰也是一颤。
    “姐姐是不是到头了?”

    “弟弟你肏到姐姐的花心了,顶的姐姐痒痒的。”

    这时,冰峰的阴道里分泌出更多的浪汁,每次我鸡巴抽出的时候都会流出一些。

    “姐姐,这挺像开采石油啊。”

    “弟弟,姐姐里面储量丰富,够你采的。”

    “花心后面是什么?”

    “是子宫啊。”

    “姐姐,我的鸡巴还有一些没肏进去呢。”

    “来吧,姐姐不活了,全肏进来吧。”

    我用力一挺,龟头穿透花心,鸡巴尽根而入。冰峰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腰,丰满的胸脯急促的起伏着。

    我深情的吻着冰峰,使她逐渐平复下来。

    “姐姐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    “好弟弟,你的鸡巴真厉害。姐姐这会儿没事了,就感觉你的鸡巴象铁棍子,
烫得姐姐的屄都快化了。”

    “姐姐你的屄就跟温泉似的,我的鸡巴在里面很舒服啊。”

    “弟弟你动吧,姐姐的屄里痒痒的。”

    我开始缓缓的抽插,节奏很慢,刚开始的时候是慢抽慢插,冰峰的阴道里逐渐不再紧涩,我开始快抽慢插和慢抽快插的变换。

    “好舒服,插死我了,好弟弟”冰峰的屁股还是应和着我的肏干,“姐姐的骚屄受不了了,好弟弟,肏我,肏我,姐姐的屄都快被你肏穿了,你肏的真深,姐姐真舒服,你的鸡巴真大,姐姐爱死你了。”冰峰的淫声浪语伴随着我的肏干,“弟弟,姐姐的骚屄好不好啊,你肏的太好了,姐姐从来没这么肏过屄,舒服死了。”

    “姐姐你的屄也很美啊,我真想肏一辈子”我边肏边说:“姐姐你是我肏过的最美的女人,你的骚屄又暖和又紧。”

    “姐姐也想这么让你肏一辈子,弟弟你太棒了,肏的姐姐快升天了,”冰峰媚眼如丝:“哎呀,不行了呀!……你的鸡巴太┅┅太大了!┅┅被你肏得好舒服!┅┅哎哟!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好弟弟!┅┅我受不了啦!┅┅好勇猛的鸡巴!┅┅啊┅┅美死了!┅┅好爽快!”

    “姐姐你的骚屄好热好暖,我的鸡巴在里面很舒服。”我逐渐的加快了抽插的节奏。冰峰将双腿盘在我的腰间,双手搭着我的肩,两只大乳房随着我肏干的节奏颤动着。

    “姐姐你的奶真美,这么大这么饱满还一点不下垂,很多明星的乳沟都是胸罩挤出来的,你这个是天然的啊,真美。”

    “弟弟你真坏,姐姐全身都是你的,你肏着屄摸着奶,别顾上顾不了下。”冰峰娇媚的说,“美死了,大鸡巴肏的美死了,肏到花心了,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好威猛的鸡巴!”

    冰峰不但已是香汗淋漓,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:“喔┅┅喔┅┅好舒服!┅┅爽!┅┅啊啊!┅┅爽呀!┅┅”,扭得胴体带动她一对饱满坚挺的乳房晃动着,晃得我神魂颠倒,伸出双手握住小娘们的丰乳,尽情地揉搓抚捏。冰峰情不自禁的频频收缩小骚屄儿肉,将我的大粗鸡巴紧紧含夹著。

    “姐姐你的骚屄在夹我啊!”我淫笑着说。

    “哎呀……美极了!┅┅喔!┅┅喔!┅┅小屄美死了!”香汗淋淋的冰峰拼命地扭动身子,樱唇一张一合,娇喘不已,满头乌亮的秀髮随著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,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“卜滋”、“卜滋”淫水声交响著使人陶醉其中。我也觉大龟头被舐、被吸、被挟、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。我用力狂插冰峰的小骚屄儿,冰峰拼命地迎合著我那大鸡巴的狂肏,我与冰峰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,舒爽无比,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她小屄的花心 .足足这样肏了她了几百下,冰峰娇声婉转淫声浪叫著:“哎呀!┅┅我┅┅我又要洩了┅┅哎哟!┅┅不行了!┅┅又要洩┅┅洩了!┅┅”一股骚水从冰峰小骚屄儿里涌流出来,冰峰颤抖了几下娇躯,就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,娇喘吁吁了。

    窗外细雨如丝。

    冰峰懒懒的躺在我的旁边,一只手搭在我仍然勃起的阴茎上。我一手握着她圆润丰挺的乳房,一手抚摸着她缎子一样光滑的皮肤。经历了大战,虽然感觉身上黏糊糊的,也不想起来去冲洗。冰峰的阴阜上、大腿上、小腹上、乳沟里都沾着精液,我的屌毛湿漉漉的沾满了冰峰的淫水。

    “弟弟你还这么坚挺啊,年轻就是好,这么持久。”冰峰一边说一边拭去我鬓角的汗珠。刚才在上面肏了这么久,有点累了,但是鸡巴还是很有精神。
    “姐姐的屄快给你肏肿了”冰峰一边握着我的鸡巴,“你肏的真深,感觉要肏穿了似的,真舒服,做梦似的。弟弟累不,你还没射呢,还想怎么肏姐姐啊,你让姐姐高潮了,姐姐也得让你爽了才行啊。”

    “姐姐,我想从后面肏你。”

    冰峰跪在床上,俯身翘起屁股,两腿微分,我跪在冰峰后面,将鸡巴抵住冰峰的骚屄。

    “姐姐我要肏了。”

    “肏吧。”

    我扶着冰峰的美臀,将鸡巴刺入冰峰的骚屄,冰峰扭动着丰盈的屁股,迎合着我的鸡巴。

    “姐姐,你的屁股真美,又大又圆”我边说边拍了一下。

    “弟弟,这个姿势没有刚才肏的深入啊,刚刚抵到花心。”

    “是啊姐姐,你这屁股翘翘的,当然不能把整个鸡巴肏进去了。”我扶着冰峰的屁股开始抽插,“这样姐姐你的高潮来的慢一点,我们肏的时间可以长一些啊。”

    “快肏吧,姐姐的屄里又痒了。”

    我开始加快抽送的速度,冰峰屁股上的白肉随着我的冲击微微颤动,更加刺激我的神经,我扶着冰峰的腰,大力抽插,冰峰的阴唇随着我的鸡巴翻进翻出,冰峰也娇喘连连。“喔┅┅喔!┅┅不行啦!啊!┅┅受不了啦!┅┅我的小屄儿要被你肏┅┅肏破了啦!┅┅你┅┅你饶了我啊!┅┅饶了我呀!┅┅”冰峰的骚浪样使我看了后更加卖力抽插,她被肏得欲仙欲死、披头散髮、娇喘连连、媚眼如丝,香汗和淫水弄湿了一床单。粗大的鸡巴在那已被淫水横流的小肉屄儿里狠狠地抽送著。“哎呀,不行了呀!……你的鸡巴太┅┅太大了!┅┅被你肏得好舒服!┅┅哎哟!┅┅喔┅┅喔┅┅”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著:“好弟弟!┅┅我受不了啦!┅┅又要洩了┅┅”我听到她的告饶,更是用鸡巴猛力的抽插,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小娘们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,浑身酥麻欲仙欲死,屄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著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,她舒畅得全身痉挛。冰峰小屄儿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洩而出,小屄儿收缩吸吮著我鸡巴,我再也坚持不住了。“姐姐,我也要洩了!”我快速地肏著,冰峰也拼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后的衝刺。最后,我的大粗鸡巴终于“濨濨”狂喷出一股股精液,注满了小骚浪娘们的小嫩屄儿,射入她的子宫深处。

    第二天周六一早,我们被客厅的电话吵醒,原来冰峰昨天答应女儿一起去动物园。冰峰让父母跟女儿一起去,她实在是太疲惫了。

    周六上午起来洗澡在浴室里又肏上了,肏完之后就中午了,冰峰下厨做了几个小菜,吃饭的时候没穿衣服,吃着吃着又肏了一次,吃晚饭冰峰都没力气去刷碗了。

    一个月后,冰峰六楼的房子租期已满,我就搬了进去。从此,我和冰峰过上了性福的生活。

[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7788yoke 金币 +10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,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!